最新资讯

关键字:

从山区走小城走进故宫博物院的瓷雕艺术家

发布时间: 2006-03-31

    用“一鸣惊人”这个词来形容陈仁海最恰当不过了。从去年起,他的瓷雕作品接连被故宫博物院、中国历史博物馆、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和中南海所收藏,生活在福建自动化这个山区小城,今年30岁的青年艺术家一下子声名鹤起,而他真正从事瓷雕艺术只不过短短的四五年时间,这让许多人士惊讶,是天才还是靠运气?当专程到德化采访他后,终于解开了这个谜团。
         
    我发现陈仁海的一举成成名并不是偶然的好运气,许多人只看到他从事瓷雕艺术的四五年时间,因而对他不理解也不服气,其实,在这之前他对艺术有着深厚的积累。这要从他的先辈讲起。他出生于一个笔墨世家,曾祖父是当地颇有知名度的私塾老师,对书画极为痴爱,以至于时常预领薪金去买字画,弄得家里有时借米下锅。他的祖父及父亲继承了这一雅好,每年春节初一到十五,天天在大厅里挂出家中收藏的字画让家人评点。在这样的氛围浸染长大的陈仁海,从小就开始天天作画练贴.1982年,内陆到福建永春师范学校读书。他对书画的痴迷引起了名誉校长、来自澳门的书法家、诗人梁披云先生的注意。一天,梁先生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详细了解了他的情况并看了他的习作,建议他不妨向启功等老前辈讨教,并把他们的地址和电话留给了他。陈仁海很珍惜这个机会,一回到宿舍就给启功等老前辈写信,告诉他们自己生活在偏远的山区,希望能通过通信向他们学习。他的诚挚打到了艺术界的泰斗们,在信里对其进行指点,并把自己的作品随信一起寄来让他观摩。
    他现在还记得第一次拜访启功老人的事。那是1990年他已经毕业分配在一所乡村学校教书,他利用短暂的寒假上北京,电话里与启功老人约好去拜见他。第二天早上10点到启功的家门,可老人临时被人接去讲课,门扉紧闭。等啊等,北京的寒冬对第一次到北方的小陈来说真是一个考验,全身冷得直抖,肚子还饿,可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到了晚上8点,天已是一片漆黑,启功老人回来了。老教授被小伙子的诚意打动了忙把他迎进家门不顾一天的劳累,聊了好久。从此他们两人成了常来常往的忘年交,而启功老人后来对他的点拨,则影响了他的艺术生涯。
         
    每次去拜访名师,陈仁海都会带上一些德化出产的瓷器以及自己的书画作品,那些瓷的构思都差不多。这时启功老人便指点他说:“你们德化的瓷很白很润,可惜你们的创作太单调了。”这名话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1993年,在德化举行的国际陶瓷节上,陶瓷界的名家云集。陈仁海向他们广泛讨教后发现,他们的意见与启功的相似:就是现有的德化瓷器创意太少。陈仁海心里就是想着怎么样才能弄出自己的特色的来。于是他找来介绍德化瓷器的资料进和行研究,发现自从明代以来,德化的瓷器几乎都是雕塑观音等佛像,在其他方面没有什么突破。当他再次来到北京拜访启功时,老人再次点拨他说:“假如你把书画这些姐妹艺术结合到德化瓷器上来,创造出自己的特色,必有你的大名。”他把老师的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反复琢磨。
    不久,陈仁海调到了县文联,负责书法美术艺术这一摊,与瓷器界有了更多的接触。他经过观察发现,在德化从事瓷器工艺的都沿袭着师傅传徒弟、父亲教儿子的传统,辈辈相传的是手艺,构思却被忽视了——这正是德化瓷雕停滞不前,难以得到突破的症结所在。
    于是,他根据自己的构思捏出粗坯,再请师傅修坯,然后拿到朋友们那儿烧。在几件原创作品里,他对《荷花女神》较为满意,这是一个女孩躺在荷叶上,很灵巧雅致,他把它带到了北京,送给启功老师。启功看着这个与以往不同的瓷器,胡里胡涂常喜欢,说道:“这就很有诗意嘛!”当即提笔赋诗。这对陈仁海来说是一个鼓舞,他越搞越来劲,到了1997年,他的瓷雕在北京艺术界的朋友圈子里有了名气。朋友们建议他,文化部的中国文化艺术总公司与中国美协联合举行中国艺术展览会,你不妨把自己的作品送去。评奖结果他得了一等奖!第二年他再次把作品送去又得了一等奖!外交部礼宾司的负责人看到他的《荷花女神》后,惊叹不已,订了20件,这是他接到的第一笔最大也是最高档的生意。从此,礼宾司成了他的固定客户,他的作品作为礼品送给了日本明仁天皇和新加坡前总统李光耀等国际政要和友人。
         
    在故宫博物院、历史博物馆和中南海参观艺术副食品时,他得知一位国家领导人曾对瓷雕艺术提出了“题材上应当开阔一点”的要求,心里一亮,收中的困惑迎刃而解。意识到任何一个艺术作品都要有思想内涵,反映出时代的主旋律,同时保持民族特色并有较强的艺术性,这样的作品才会有生命力。也只有用这一个思路去创作德化瓷,才能在艺术上取得更大的突破。
    国庆50 周年前,福建省进行了晋京彩车征稿,在朋友们的鼓励下,陈仁海也是将自己的设计稿寄去经专家修改后被采用了,在建国50周年大典上一展风采。他设计了大典礼品《闽龙出海》,有关负责人审看时,齐声叫好。国庆大典后,《闽龙出海》以其独有的内涵和精美的工艺价值从选自全国各地的几十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紧接着,国了纪念澳门回归,人民大会堂在全国范围内进行征稿,得到这个消息后,陈仁海把精力投入到这一设计中去。这回他独出心裁,把作品设计成砚台的开状,以更好的表达自己的主题思想,这在“中国白”历史里是从来没有人尝试过的;而且他要做成平面最大的瓷雕,难度可想而知。他取材于鲤鱼跳龙门的传说,把象征着中国的长城与大海那边的澳门有机地连结在一起,象征着平稳过渡,而砚背则设计成寿龟形状,在底部刻上自己写的表达澳门回归喜悦心情的诗,三番五次更改设计稿后才感到满意。
    可是,在烧制时因平面过大造成承受力太大,烧了就裂,反反复复都是如此。最近,还是几经周折才与法国一家陶瓷研究所取得联系,获得了一种新配方。一试,成功了,他把这个作品命名为《母亲,我回来了》。
    人民大会堂在这次征稿中收藏到800多件作品,而在澳门厅却只能摆两件,几经筛选,《母亲,我回来了》中选。1999年12月6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收藏仪式,出席这次收藏仪式的故宫博物院院长杨新问陈仁海:“你能不能让我们故宫博物院也收藏一件?如果同意,我们下午开院务会议时议一议。”按有关规定,故宫要在作者去世50年后才能收藏其作品,这次对陈仁海无疑是破例了,陈仁海当场表示同意。在7日中国历史博物馆举行了收藏仪式,8日故宫博物院又举行了收藏仪式。在此前后,他的作品《世纪吉马》和《葫芦献瑞》分别被钓鱼台国宾馆和中南海收藏。
         
    至此,陈仁海接连创造了无数个第一;全国现代瓷第一个进故宫、全国第一个创作瓷雕砚文具、“中国白”平面最大、故宫收藏史上最年轻的作者。此外、他为了用法律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使自己创造的作品不被他人假冒,每一件作品都申请了专利权,于是又创造了瓷雕界里专利权最多这一项纪录。
    这些成就激励着陈仁海推出更多更好的艺术精品。作为一个龙的传人,他盼望看在眼里祖国早日统一,他要用自己的艺术传达这个心声,为此他开始了“开拓辉煌——炎黄子孙盼统一”主题性系列创作瓷雕砚台56方。我们相信,届时他将向我们再现一个的艺术奇迹。

  本文摘自《青春潮》

   

记者:林润翰    责任编辑:罗西  

版权所有:福建省德化县中国白陶瓷有限责任公司 福建省德化县辛默楼陶瓷研究所  闽ICP备05017517号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登录    注册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