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资讯

关键字:

品鉴中国白,解读陈仁海

发布时间: 2012-02-13

 

肖 木

 

大概10年前,当我10多岁的女儿在福建省的地图上并不费力地指出德化这个泉州辖属小县的时候,我对德化和德化瓷还没有任何的了解,也不曾听周围的人说起过,更谈不上有与德化瓷相遇的荣幸。好在知道德化地理位置所在没有几天,我就带着些许疑虑径直去了德化,去了这个坐落于“闽中屋脊”戴云山麓的小县。就是这个时候,我第一次认识了德化,第一次认识了德化瓷,第一次走进了辛默楼,第一次结识了中国白艺术宫的主人、当代中国十大名窑窑主之一陈仁海大师。

在这若干个第一次之后,德化成了我始终魂牵梦绕的地方,十年来我甚至一直以半个德化人自居,也一直“自作多情”地为德化瓷摇旗呐喊。在这若干个第一次之后,我又数次造访德化,而每次到了那里,我都满怀崇敬地走进中国白艺术宫,面对着陈仁海大师的作品,虔行朝拜之礼,体验中国白瓷雕艺术在人们心灵深处引发的那份震撼。十年来,伴随着共和国前进的步伐,陈仁海大师和中国白艺术宫的事业节节高、年年好,已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福建泉州是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城市之一。早在1000年前,德化中国白瓷就漂洋过海,到达东南亚、非洲、西亚和欧洲等地。进入十七世纪,西欧兴起收藏中国瓷器之风,德化白瓷更是成为许多国家王公贵族争相购买和收藏的“华瓷”。现在,我们虽难以确定英文中指称中国的“China”一词和标示瓷器的“china”一词的渊源关系,但可以肯定地说,欧洲甚至其他国家和地区对中国的认识,是与当时中国瓷器制作业的辉煌和中国瓷器在世界上的广泛传播分不开的。毫无疑问,这其中当然有德化白瓷的一份功劳。从一定意义上说,中国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也可以称为“海上瓷器之路”。在沉睡海底800多年、2007年被打捞出海的“南海一号”古船上,有着数千件完整的中国宋代著名窑口的瓷器,其中当然不乏德化陶瓷精品。随着世界历史的变迁,在中国仍然处在封闭半封闭状态之时,西方相继发生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西方国家的制瓷业也快速崛起,中国作为享誉世界的东方瓷国的光环逐渐褪去。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大量西洋瓷进入中国,逐渐占据了我国市场中本应由我们自己占据的精品瓷、奢华瓷的位置。这是拥有数千年陶瓷文化积淀的中国人倍感纠结和羞愧的。正是在眼见西洋瓷占据中国市场而产生的那份纠结和羞愧当中,陈仁海大师肩负着对国家、民族和祖先的那份责任,潜心研究,奋力拼搏,独辟蹊径,开拓创新,立民族志气,创世界名牌,在当今世界为中国瓷器赢回那似乎久违了自信和尊严,堪称世界顶级奢瓷的新典范,是当代中国白瓷艺术的一面旗帜。

陈仁海大师并非瓷艺界的老者,与其他一些同样知名的大师相比,甚至可以说他还算年轻。但是,如今陈仁海大师的中国白瓷雕作品已成为中国国家博物馆、人民大会堂、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英国大英博物馆、世界贸易组织、中南海紫光阁等众多高端文化平台、政府机关和国际组织作为中国国宝破例收藏的唯一现代名瓷。他的作品更是我国重大国务和外交活动的首选国瓷,被作为国礼赠与世界若干国家和地区及国际组织的领导人,已成为共和国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张闪亮的名片。我曾经问过陶瓷界的一些专家学者,问过主管德化瓷业发展的官员,也曾经自问,陈仁海大师的作品何以件件是精品,何以不断推出如此之多的“鸿篇巨制”?我自己的理解是,对于当今时代陶瓷艺术创作来说,有四个重要元素,或者说有四张牌,一是传统,二是文化,三是科技,四是创新。陈仁海大师取得成功的秘密,就在于将这四个元素有机地融合进自己的每一件作品中。这也正是我始终不赞成把他的作品称为“产品”的原因,因为他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经过复杂劳动过程而创制出的艺术品,而不是从工厂车间的流水线上生产和装配出来的商品,虽然每件作品在推向市场和社会时各标示着不同的价格。

就陶瓷艺术创作而言,当然要继承传统,但继承传统不能拘泥于传统,不能搞简单的复制和拷贝,更不能一味地回归和复古,关键是要在继承传统精髓的同时,从传统中走出来,赋予作品浓重的现代气息。一件作品要提升自己的价值,除了要在材料上做到精致、高端外,还必须有文化的附加,让文化成为作品的灵魂。当今时代,科技已成为陶瓷产业和陶瓷艺术创作的重要支撑,科技含量的高低是我国陶瓷产品和陶瓷艺术品能否在世界上赢得竞争的重要因素。创新是科技的本质所在,也是陶瓷技艺和陶瓷艺术事业不断发展的重要条件。我们很难想象,如果一个陶瓷艺术家的作品总是一个面孔、一种形式,他会在中国陶瓷艺术界能够长久立足,更不用说走向世界了。虽然陈仁海大师从来没有自己标榜已经完美地实现了传统、文化、科技、创新这四个要素的有机融合,但从他的作品受到的重视和欢迎的程度就可以看出,这四张牌他把握得很好,运用得很好,展现得也很好。

对于陈仁海大师的作品,相信许多人怀有一种复杂的矛盾心理,甚至可以说是“爱”、“恨”交织。自创作以来,陈仁海大师坚持只出精品,任何作品都只按照精品这唯一一个等级去衡量。无论是在他的展厅里,还是在各地举办的展览会上,无论大件小件,他的作品均属“天价”,有数亿元的,有几千万元的,有几百、几十万、几万元的,万元以下的少之又少。就是这样的“天价”,使众多人包括有相当经济实力的人与他的作品保持着“距离”。虽然“天价”,但却仰慕,渴望拥有,这几乎是我所认识的许多朋友共同的想法。当初走进辛默楼,走进中国白艺术宫,我确实为陈仁海大师的瓷雕创作艺术所震撼,但一看作品下面标记的价格,又感觉自己与之相距遥远。大千世界,“瓷比玉贵”并非普遍现象,但在中国白艺术宫里,这却是再常见不过的了。早在多年以前,陈仁海大师就曾公开承诺,无论谁购买了他的作品,如果哪天不满意,可以把作品退回,他则原银奉还。今年10月,借去福建调研之机,我再次到德化拜访了陈仁海大师,与其进行了几次聊谈。其间,他对我说出了自己作品标注天价的原因:在世界艺术品市场中,有天价的油画和雕塑;在消费品市场中,也有数亿元的别墅、数千万元的汽车、数百万元的衣物和装饰,为什么中国艺术家创作的瓷雕就不能在世界艺术的殿堂中占据应有的一席之地,为什么就不能成为世界顶级的“奢侈品”呢?听完他的一番话,我觉得读懂了他很多。作品的价值就是真理,具备实力才有发言权。正是十年如一日的拼搏奋斗,正是对始终先人一步、高人一筹的技艺和创作标准的坚守,才使得陈仁海大师作品的价值不断提升,中国白艺术宫的实力不断增强。否则,他的作品为何会常常成为国礼,又为何会被那样多的人收藏和追捧呢?

在某种意义上说,陶瓷艺术的发展和跨越,是中国综合国力特别是文化软实力增强和跃升的重要标志之一。作为国际瓷坛明珠,德化已经走过千年。祝愿陈仁海大师和德化诸位陶瓷大师,秉持“生活艺术化、艺术生活化”宗旨,在陶瓷艺术创作的道路上,开启新的千年,创造新的辉煌!

 

肖 木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版权所有:福建省德化县中国白陶瓷有限责任公司 福建省德化县辛默楼陶瓷研究所  闽ICP备05017517号

简体中文 ︱ 繁体中文 ︱ English        登录    注册
会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验证码: